虚拟货币被“锁喉” C2C交易还没凉

虚拟货币被“锁喉” C2C交易还没凉

原标题:虚拟货币被“锁喉” C2C交易还没凉

自被央行约谈,多家银行和支付机构再次表态打击决心后,市场普遍认为,全面封杀后,虚拟货币交易将迎来“至暗时刻”。不过,短时间内要彻底切断炒币资金链路并非易事。6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包括OKEx、币安等多个币圈交易所,虽然关闭或暂停了法币交易,但仍通过C2C交易平台,面向国内用户开放交易,交易渠道主要支持银行卡、微信支付、支付宝等,通过个人转账或者加微信好友的方式进行。

C2C交易花样百出

尽管“人人喊打”,但虚拟货币交易一直屡禁不绝,其中一大通道便是由各大交易所开辟的C2C交易。

6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对火币、OKEx、币安三大头部交易所进行了亲测,发现目前三大交易所均已关闭或暂停法币交易,不过,通过C2C交易平台,国内用户仍可成功通过银行卡、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多个支付方式买币。

以OKEx交易所为例,目前该平台官方App仍开设了买卖币快捷区和自选区,用户只需注册账号、上传有效身份证件,进行个人实名认证后,就可操作各类币种的买卖操作。

具体来看,在快捷交易区,注册用户只需一键输入购买的人民币金额,就会显示购买相应币种的一定份额,支付方式为微信支付。主要操作方式需要用户添加卖家微信,打开微信支付,然后向卖家转账。

为了躲避支付机构的监测和排查,交易所平台卖家也是花样百出。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添加卖家微信后,微信页面提醒称,“请注意核实对方身份,涉及汇款、转账等务必电话确认,保护自身财产及隐私安全”。对此,卖家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使用微信支付进行交易时,被提示风险主要是因为交易人员过多,此现象属于正常。同时,该人士还强调,转账时请勿填写USDT、BTC等字样备注,避免转账拦截;若转账遇到风险提示,则需要把交易的金额转入用户微信零钱通,在转账时选择零钱通付款;若金额低于200元,买家可以直接微信红包,这样就不会被拦截。

与此同时,C2C交易平台提醒,用户转账需要实名账户,转账时,不能备注任何信息,大于5万元转账时,需要分批转账。

无独有偶。北京商报记者通过OKEx交易所C2C平台成功买币后,在币安平台上又测试了同样的操作,支付方式为银行卡支付。

具体操作上,打开付款页面,平台会详细告知卖家的姓名、银行账号、开户行等信息; 在付款页面上,平台同样提醒用户,为防止转账被拦截、账户被冻结,转账时不能备注BTC、USDT、币安等敏感信息。

仅仅5分钟内,北京商报记者便在多家交易所通过多个支付方式购买了虚拟货币。

交易所顶风增信

为何多方封杀下,违规交易行为仍然屡禁不止?在业内看来,背后存在多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虚拟货币交易隐蔽性高,识别、认定难度较大。正如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指出,私人交易本身就广泛存在,哪怕不用微信、支付宝、银行卡也可以。在他看来,虚拟货币交易本身就存在一定的匿名性,对于交易双方也存在风险,没有保障,但这种交易就和现金交易一样,追踪十分困难。因此在政策层面,最重要的还是要管住金融支付的接口,任何虚拟货币网站都不能对接金融机构,但C2C本身很难彻底禁止。

展开全文

另一方面,虚拟货币交易也存在一定历史原因和现实原因。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多个币圈交易所仍通过C2C平台支持用户买卖,一是C2C交易模式作为绕道监管的方式方法已存在数年,目前很难彻底封堵;二是现实原因方面,国内投资者要想进行虚拟货币交易,必然离不开资金的流转以及银行卡介质,在买卖双方两者“你情我愿”躲避监测的前提下,支付方也难以排查。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C2C买卖币交易屡禁不止,除了小额、零散的资金交易难以监测外,也离不开投机者的市场需求。目前,虚拟货币对炒币者的吸引力仍在,国内不少炒币者仍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抱有“一夜暴富”的幻想,如果C2C交易双方都有意愿,那买卖就很难彻底制止。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是个人间的C2C交易行为,但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在自选区或快捷交易区的虚拟货币卖家,都属于交易所平台认证的商家,已经向交易所交纳相应保证金。正如币安平台设置了“持续锁闭保障”,OKEx也会对虚拟货币交易行为提供担保。

对此,宏观分析师周茂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要想进一步整顿C2C交易,或可从开设该平台入口的交易所着手打击。在他看来,尽管目前大多交易机构设在境外,但仍允许甚至为“炒币”行为进行担保,这对国内部分群众合法财产构成威胁,相关增信行为也是违法的,处于国内监管打击的范畴。

账号冻结风险

在业内看来,C2C交易风险高悬,无论是买币方还是所涉机构,都应提高警惕。对于市场交易的参与者来说,一方面要考虑参与交易对应的法律风险;另一方面,大量热钱的进出、盲目频繁的交易,也容易对交易者造成财产损失。

周茂华指出,不论这种非法跨境平台“交易”是否有公信力,对于这种地下交易和支付方式,参与者出现纠纷或造成财产损失并不受法律保护。在他看来,国内监管对炒作虚拟货币的态度坚决一贯,虚拟货币投机炒作最终还是需要法币“变现”,离不开金融账户与支付基础设施。因此,要有效遏制投机炒作风险,还需要监管与金融机构形成合力,国内监管部门强化监督管理;同时,金融机构切实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并加强对异常交易进行监测预警,对可疑交易依法向有关部门上报。

针对所涉支付机构,微信支付方面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微信支付不支持虚拟货币交易,也从未开放虚拟货币的类目商户接入。如发现任何客户存在将微信支付用于虚拟货币交易的行为,将采取拒绝交易、中止交易、冻结资金账户直至清退处理的分级管控措施。如相关交易涉及洗钱等违法行为,还将按照《反洗钱法》等法律法规要求,及时上报反洗钱监管部门。微信支付称,欢迎用户举报,微信支付将根据相关监管规定坚决打击,坚决保护客户合法权益,防控金融违法犯罪,维护金融市场秩序。

银行方面客服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正在加大力度排查虚拟货币交易情况,一旦发现相关行为,将立即采取暂停商户交易、终止客户关系等措施,并上报相关部门,为保护用户合法权益及账户资金安全,建议用户不要进行虚拟货币的相关交易。

另对所涉平台C2C交易行为,北京商报记者对多家交易所进行了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应。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从一知情人士处得知,目前已有头部交易所与Visa、Mastercard等机构达成了合作,并称全球用户可以自由选择更适合自己的交易方式。至于C2C交易,该交易所称这是所有用户间的转账行为,均属用户点对点的个人行为,平台不会干涉。

盘和林同样称,虚拟货币不能追溯,又不受法律保护,所以很多C2C交易是没有任何保障的交易,甚至有可能是诈骗,对此行为,银行和支付机构要加强监管,对于那些显而易见的虚拟货币交易要进行阻截。

苏筱芮则说道,炒币者通过C2C交易,或将面临账户被限制、冻结的风险。对于所涉机构,后续首先要提升机构的合规意识,机构需要加大对虚拟货币交易的限制力度,其次还需要增强机构的科技水平,可综合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来强化涉虚拟货币交易监测。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