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未出辅导期 宁夏银行“内功”待补

八年未出辅导期 宁夏银行“内功”待补

原标题:八年未出辅导期 宁夏银行“内功”待补

作为西部地区第一家以省级行政区命名的地方商业银行,宁夏银行上市之路充满考验,谋局八年多仍未跨出辅导备案阶段。在这背后,该行股东股份质押及冻结等问题待解,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等指标尚未达标。不过,日前,该行定增事项已获核准,业内认为,若定增完成,该行抗风险能力将得到增强,法人治理结构也有望得到完善。

股权质押问题待解

2012年12月,中信建投证券就向该局报送了宁夏银行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之辅导备案申请报告并获审核同意。但时隔八年,该行上市进程未能有突破进展,仍然处于辅导备案阶段。近日,宁夏银行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从战略规划上,上市是公司的发展目标,也是公司持续推进的一项工作,但是上市进程推进也要考虑监管政策要求和银行自身的现实情况。

在宁夏银行上市进程中,股权问题是该行不得不扫清的一块障碍。宁夏银行近年正在筹谋定增“补血”,定增申请已于日前获证监会同意,2020年12月25日,证监会网站披露了宁夏银行的定向发行说明书(申报稿)。

据披露,截至宁夏银行定向发行说明书签署日,该行股份质押合计68888.56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31.77%。公司冻结股份合计32907.19万股,占公司股份总额的15.17%。

其中,该行第二大股东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控股”)持有并质押的27026.8万股股权已被法院依法冻结,相关股权占该行总股本比例为12.47%,这也是新华联控股所持的该行全部股权。宁夏银行称,公司已对质押超过比例及质押股份遭冻结的新华联控股在董事会及股东大会上派出的董事及参会股东的表决权进行了限制。公司高度重视关联交易控制以及股东行为管理,与股东之间的风险隔离机制有效实施,股东相关债务不会影响该行正常经营。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指出,股东股权质押和冻结不会对该行业务开展产生实质影响,但是会影响其上市进展,首发上市需要明晰股权结构,而股东股权质押和冻结会对股权结构产生不可控影响。

部分监管指标不达标

值得一提的是,在宁夏银行披露的定增说明书中,该行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指标均未达到监管要求。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上半年,宁夏银行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4%、0.47%和0.48%,公司资本利润率分别为5.03%、5.93%和5.98%。公司资产利润率低于《商业银行风险监管核心指标(试行)》规定的0.6%,资本利润率低于《商业银行风险监管核心指标(试行)》规定的11%。

究其主要原因,宁夏银行解释称,一是公司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转为不良贷款,导致拨备计提增加,同时公司持续加大核销,利润留存相对较低;二是受利率市场化推进的影响,银行传统存贷业务利差空间收窄,盈利水平减弱。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从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指标看,宁夏银行的盈利能力比较低,单位资产的盈利少,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甚至没能符合监管规定。谈及如何改善,他表示,提升盈利能力一是提升产品盈利性,降本增效,扩大息差降低坏账,二是提升杠杆和加大周转率。

廖鹤凯也指出,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指标均未达标反映该行经营状况不佳,考虑到不良率水平和计提情况,该行一方面可以随着经济企稳提升催收、盘活不良资产能力,通过减少实际损失、冲回拨备计提,提升经营成效;另一方面可以结合自身情况在提升传统信贷业务水平的基础上,提升中间业务收入规模和比例,来提高收入水平。

增补抗风险能力

官网显示,宁夏银行成立于1998年10月28日,前身是银川市商业银行。2007年12月20日,银川市商业银行正式更名为宁夏银行。截至2020年末,宁夏银行资产总额1614亿元,负债总额1490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109亿元,各项贷款余额851亿元。

业绩表现方面,2017-2019年,宁夏银行营业收入分别为32.38亿元、35.87亿元、34.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31亿元、5.75亿元和7.01亿元。截至2020年9月末,该行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23.3亿元、5.5亿元。

不过在严监管态势下,宁夏银行资产质量正面临考验,不良率水平在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分别为2.2%、3.79%、3.82%;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83.32%、145.15%、150.88%。截至2020年9月末,该行不良率为3.69%,拨备覆盖率下滑至136.6%,在城商行中也未达到行业平均水平,对比来看,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我国城商行不良率平均水平为2.28%,拨备覆盖率平均水平为154.8%。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宁夏银行定增申请已获证监会同意。“定增若完成将缓解该行经营压力,稀释不良比率,同时按照目前的状况,还会稀释第二大股东新华联控股的持股比例,弱化新华联控股对该行的影响。”廖鹤凯如是说。在于百程看来,通过定向增发,宁夏银行能够补充夯实资本实力,增强抗风险能力,通过定向增发引入新的股东,也可以进一步完善法人治理结构。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